《狼少年》:少女的完美温柔春梦

一个乖巧单纯少年,时而强壮,时而温柔;有着灵巧耳朵,懂得专注在木吉他与歌声的涔涔音符;有着敏捷身体,跑起来如疾风,躲在怀里犹如城堡防御。

最重要是,他听话且专一,因为公狼宿命只能有一个伴侣。任凭母狼离去,他仍会痴守在回忆打转,就算独自承受孤寂也不会变心。

纯爱故事很多,滥情的更不少,《狼少年》却正好碰触心底发酸点,娓娓倒叙出的青葱岁月,又不会太背离世情,叙事节奏建立在真挚情感上,心甜心碎融合得完美。

一个随儿子移居海外的老妇人,某天接到电话回到韩国处理房契。当与孙女站在故居前,回忆翻涌。她发现,当年与一只被科学家驯养的变种人狼的邂逅,仍深深埋在她心中。

拆开故事结构,其实与约翰尼·德普的成品作《剪刀手爱德华》非常相似――文明社会的奇幻感情旅程。一个柔弱少女,一个善良科学产物,一个从中阻扰的坏人,还有一段注定遗憾的爱情,一个被遗弃的神话。

纯爱电影并非只单纯贩卖纯洁爱情,再配上煽情音乐或唯美画面就好看。剧情走向要如何巧妙设计暗梗,压低卖弄匠气,又能激发天下泛众共鸣,让剧情昭然揭晓时的呼应都发酵到银幕外,实在不容易。

自从日本电影《现在,很像见你》创下了纯爱类型的叙事与情感高格局后,很少有电影能出其右。《狼少年》纵然也没有这种能耐,某些剧情转折显得勉强,戏剧感也较为冲突夸张,但至少叙事行云流水,处理许多细节高明,让电影情绪一直揪着观影心情。

电影厉害之处是融合宠物与情人的暧昧对待心态,结合设计高记忆点台词与动作,一举两得捞尽时下爱情人或爱动物的人心,谱下了让人难忘的初恋挽歌。就算是人狼被当作是“怪物”,但对应老年女主角对着镜子看着苍老的脸,直说“怎么会有这种怪物”,自嘲之余,也讽刺了随岁月与环境转变的人心。

剧情动人,技术运用也出色,其实两段使用文学叙事方式最好看。

一幕女主角拿着木吉他对男主角弹唱的部分,弹唱间镜头高明捕捉动作,趁机推演两者的心态关系外,光影设计也非常精彩,直束背光不时落在女主角脸庞,如痴如幻,让人随男主角沉醉在这段电影主旋律;而未唱出的第二段,刚好隐喻这段感情只有序曲没有结果。

另一幕是近结尾处,女主角在仓库来回踱步,到最终决定开门见男主角,镜头一刀未剪,但运镜稳定得让人丝毫不察觉,而屋顶光影忽暗忽明的忐忑心情写照,再到打开门的温暖光明,而配乐在静待了一分钟后才缓缓流泻,多层次却又细腻表达了矛盾情绪,真让人惊讶才执导第二部长片的导演赵成熙的功力。

用色非常朴素柔和,淡色揉合低调处理,正好衬托情感的迸发。而催泪音乐与美丽场景,加上结尾守诺的痴痴延伸,绝对会激发观影同理心。

宋仲基与朴宝英作为年轻男女主角,飙戏能量冲撞得惊人,前者将人狼的适应过程与痴情演得入木三分,后者从封闭自卑、转为开朗再到不舍放手,细腻情感思维都让人惊叹。两人年纪轻轻就能展现高表演技能,难怪韩国娱乐业能如此风行全球。

正好插话一下,近几年韩国的各类型电影好看程度惊人,无论是商业或艺术都能兼顾,而且失手率极其低。我国电影院线也应要及时追上这个风潮,除了引进灾难与鬼片外,也不要忘了爱情、警匪与喜剧。

别每次落了时差,让观众从盗版或在线过瘾了才上映。与其责怪票房不好,倒不如先检讨上映时期啊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荒年岁月 » 《狼少年》:少女的完美温柔春梦

赞 (0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